笔下文学 > 战地摄影师手札 > 第1284章 借枪

第1284章 借枪



  笔趣阁顶点
 www,最快更新战地摄影师手札
 !



  第1284章
 借枪



  燃着壁炉的窝棚里,当卫燃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却只觉得口干舌燥,仿佛整个人都要变成了干尸一般。



  看了眼这窝棚里少了的四个人,再看看那壁炉边冒着蒸汽的搪瓷水壶,卫燃轻手轻脚的爬起来,先给腰带上那个缴获来的德军水壶灌满了热水,随后又取出金属本子里的英军水壶同样灌满了热水,接着又背上了那个当枕头用的德军背包,这才打开虚掩的木板门钻了出去。



  此时,还算温暖的阳光仍旧从树梢之上撒下来星星点点的光斑,原本拴在不远处的骡子却已经不见了,倒是在山坡的顶上,正有个人似乎在挖掘着掩体。



  稍近一点儿,那个能有一米五直径的树桩边上,多费罗老爹正坐在上面,用一把大板锉修理着那支画有七颗红星的反坦克枪开裂的枪托。



  没有急着过去,卫燃先取出飞返表看了眼时间,这才中午一点出头而已。



  收起手表,他借着背包的掩护取出相机,往前走了几步,给正在忙碌的多费罗老爹拍了一张照片。



  “你从哪弄来的相机?”多费罗抬头看了眼卫燃,接着又低下头来,一边忙活一边问道。



  “昨天捡来的”



  卫燃随口胡诌了一句,又借着背包的掩护收起了相机。



  现如今他这背包里可没放着燃烧瓶,别说燃烧瓶,就连那满满一饭盒的反坦克枪子弹都在昨天晚上搬运物资的时候就被收走了。只给他剩下了个打火机和他藏在饭盒里的两个沉甸甸的火炮弹匣。



  当然,这里面还有昨天晚上分到的一包香烟和一把毛瑟刺刀外加一套包含了毛巾、香皂和剃须刀、剃须膏的洗漱用品。



  “需要我帮忙吗?”卫燃重新扣死了背包之后问道。



  “早就在等着你这句话了”



  多费罗停下手里的工作,指了指远处的山坡,“不过在那之前先去洗洗脸清醒一下吧,顺便帮我去马车上看看我的斧头和铁砧子是不是落在那上面了。”



  “我很快就回来”



  卫燃顺手拎起背包跑上了山坡,接着也看清,正在一颗枯死的松树附近挖掘掩体的,是光着膀子的机枪手弗拉斯。



  趁着对方不注意取出相机朝着他按下了快门,后者听到动静之后回过头来,热情的朝他挥了挥手,见状,卫燃索性又一次按下了快门。



  “相机是你昨天缴获的吗?”已经满身是汗的弗拉斯将工兵铲戳在挖出来的浮土上笑着问道。



  “对,我在坦克里找到的。”



  卫燃故作得意的晃了晃,“它是我的了,但是我会给你们多拍几张照片的。”



  “那就拜托你了”



  弗拉斯说着,将一个鼓鼓囊囊的苏军麻袋包递了过来,“等下把它们带回去吧。”



  “这是什么东西?”卫燃再次借着背包收起相机的同时问道。



  “好吃的东西,刚刚我挖掩体的时候发现的。”



  弗拉斯坐在挖出来的浮土上,从兜里摸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支弹给了卫燃,“我小的时候经常和萨沙他们挖这种东西吃,它们煮熟了之后可比水煮土豆好吃多了。”



  捡起没有接住的香烟叼在嘴里点上,卫燃好奇的打开了对方的麻袋袋,却发现这里面除了几朵只有大拇指大小的童年松露之外,还有两块足有篮球大的块状物。



  卫燃倒是一眼就认出来,那俩块状物是茯苓。



  他虽然不是中医,但在读大学的时候,每到秋天教授就会带着他去松林里找这种东西——小姨要拿来煲鸡汤、炖雪梨甚至煮小米粥用的。



  “我要去洗漱”



  卫燃指了指山脚下的小溪,“我会顺便把它们洗干净的,对了,你知道维尼亚政委和阿廖沙去哪了吗?”



  “他们去寻找伏击德国人的战场了,大概吧。”



  弗拉斯不太确定的答道,“可能也去布置兽夹了,我们可没有多少食物储备。”



  “说的也是”



  卫燃说着已经拎起了对方的麻袋包,斜切着山坡下到了溪流边上。



  随意的折了一把松枝当作刷子,卫燃仔细的将那俩沉甸甸的茯苓和那几个小的可怜的松露清洗干净,然后才用冰凉的溪水洗了洗脸。



  越过溪流去对面灌木丛里藏着的马车上找了一圈,卫燃拎出来一个最多也就一桶泡面大小的铁砧子和一把斧子,原路返回了窝棚的边上。



  这么一来一回的功夫,叶列梅三人也已经醒了,只不过这三个人却在他回到多费罗之前,便拎着锯子和斧头有说有笑的走进了森林里的另一个方向。



  “你再不回来,我都以为你已经在莫斯科的国营商店门口排队给我去买斧头了。”



  多费罗调侃了卫燃一句,随后从那个装着各种工具的箱子里挑出四枚比香烟还略粗一些的钢钉,将卫燃带回来的铁砧子钉在了树桩上。



  “弗拉斯发现了这个”



  卫燃将那个比铁砧子还重的麻袋包放在树桩子上,“清洗它们花了些时间。”



  拉开口袋看了一眼,多费罗老爹眉开眼笑的说道,“原来你去莫斯科的面包店排队了。”



  “就当是吧”



  卫燃哭笑不得的点点头,“需要我怎么做?”



  “你已经做了这么多年学徒了,就不要什么都问我了。”



  多费罗说着,将那支坏掉的反坦克枪递给了卫燃,顺手又拎起了卫燃带回来的麻袋包,“自己想办法来修好它吧,我来制作早餐。”



  接过反坦克枪看了看,这支枪的抵肩板已经没了,用于缓冲后坐力的弹簧也已经被多费罗老爹取了出来,甚至就连断裂的地方,都已经被那位老爹用大板锉进行了初步的休整。



  看了眼树桩上放着的那根弹簧,卫燃稍作思索之后,从金属本子里取出了剪线钳,将断裂处修剪整齐,随后又从那个工具箱里一阵翻找,找出个用皮革包裹着的手摇钻,小心的在容纳弹簧的钢管两侧各自钻了个火柴棍大小的小孔。



  “应该可以.”



  卫燃暗暗嘀咕了一句,左右看了看,抄起斧头在附近一番细致的挑选,看来一个能有手腕粗细,近乎t形的树杈回来。



  用斧头一阵细致的削砍打磨,卫燃在这个树杈的一头同样钻了眼,凑到了枪托末端的钢管处试了试。



  眼瞅着差不多,他这才将那根弹簧塞进去,颇为艰难的装好了自制抵肩板。



  用斧头一顿猛砸最后用一根铁钉销住,卫燃又额外钻眼加了一根销钉,这才满意点点头。



  不过这还没完,眼瞅着还有时间,他索性又去割了两块汽车外胎,将昨天分到的毛巾撕开,将其牢牢的绑在了木头抵肩板和原本贴腮板的位置。



  别开这活儿看着工作量不大,但他这一番忙活用的时间可不少,不说别的,多费罗老爹已经用其中一块茯苓和一罐德军罐头做好了早餐,叶列梅三人也拎着锯子等工具走了回来,就连维尼亚政委和阿廖沙都各自牵着一匹骡子回来了,稍晚一点儿,挖掩体的弗拉斯也拎着工兵铲走了回来。



  “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1



  离着老远,阿廖沙便得意的拍了拍挂在马背上的两个麻袋背包,“我们发现了一颗野生的苹果树,所有的苹果都被我们摘回来了,有足足两大包1



  他这边话音未落,除了卫燃之外的众人便一窝蜂的围了过去,阿廖沙也给每人都分了几个苹果。



  “维克多,这是你的。”阿廖沙说着,递给了卫燃两个足有拳头大的红苹果。



  “谢谢”



  卫燃接过苹果,将其中一个揣进了兜里,另一个则只是在衣服上蹭了蹭便咬了一口。不得不说,这野苹果虽然个头儿不大,但却足够甜。



  “趁着吃饭之前,先说说我们的计划吧。”



  维尼亚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副防水地图铺在了树桩上,又用上面摆着的工具压住了四角,随后又从兜里摸出一块硅藻土,在地图上留下了一个白点解释道,“这是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森林边缘直线距离大概在五公里左右。”



  稍作停顿,他又在地图上另一个位置画了个圈儿,“这里是萨沙你们的村子,那里现在驻扎着很多德军,我们之前伏击的那些德国人的物资就是从这里运出来送往前线的。”



  “有多远?”多费罗老爹一边给众人的饭盒里分盛茯苓罐头汤一边问道。



  “直线距离有大概6公里,中间全是森林。”



  维尼亚一边回答着问题,一边又划出了一条白线,“这里是我们之前伏击他们的地点,这大半个月的时间,我们一直在针对这条运输线进行偷袭,德国人的防备也越来越强,我们已经不可能对这里动手了,不然只会损失越来越大,收获也会越来越低。”



  “所以我们要换目标了?”弗拉斯接过多费罗老爹递来的罐头汤,一边用餐叉胡乱往嘴里扒拉着一边问道。



  “对”



  维尼亚点了点头,转而在森林另一边画了一个圈说道,“这里是波尔皮诺村,距离前线要更远一点儿。



  根据他们的侦查,这里驻扎着更多的德国人,前线送回来的伤员和需要维修的装甲车辆也会送到这里。最重要的是,这个村子也在森林的边上。”



  维尼亚说完,多肥罗用手量了量两者之间的距离,皱着眉头问道,“这个村子离我们应该很远吧?”



  “直线距离大概在8公里左右”



  维尼亚话音未落,其余几个年轻人,乃至包裹卫燃都沉默下来,八公里听起来不算多远,但那只是直线距离,地图上的直线距离。



  放在这片森林里,不说这八公里会遇到怎样的地形,单单能保持不迷路都是一个挑战了,这实际走起来,恐怕路程就算翻一倍都正常。



  在这场战争里,可千万不要单纯的以为苏联的冬天只能送死德国人,更不要单纯的以为苏联人不会在他们土地上的森林里迷失方向。



  无论如何,这是在打仗,不是在峡谷里叠buff,天气不挑国籍,广袤且蕴藏着不知道怎样危险的森林同样不挑闯入者的阵营是否正义。



  “德国人恐怕也想不到我们会从森林里冒出来”



  萨沙突兀的说道,“我有把握带着你们穿过这片森林,我虽然不像希尔盖那样是个优秀的猎人,但我肯定能带你们穿过森林里赶到博尔皮诺村的。”



  “萨沙,这种事情不是你有勇气就能做到的。”
   
   多费罗一边喝着罐头汤一边提醒道,这个老家伙的饭盒里真的就只有汤和不多的几块茯苓,根本就没有肉块。



  “他们也打算去偷袭这个村子里的法吸丝”维尼亚政委说道,“这些天,他们已经侦查出一条安全路线了。”



  “需要多久才能到那里?”叶列梅开口问道。



  “只能白天赶路,如果带着武器,大概需要一整天的时间。”



  维尼亚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并不和他们一起行动,事实上他们并不希望我们跟着。”



  “为什么?”达维德忍不住问道。



  “他们觉得我们只是农民和没有经验的预备役,会拖他们的后腿。”



  早晨跟着维尼亚一起消失的阿廖沙颇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被当作麻烦了。”



  “并不是这样”



  维尼亚赶在其余人开口之前说道,“他们制定的作战行动风险非常高,他们担心我们如果跟着,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救我们。”



  “还不是被当作累赘了”达维德不满的嘀咕道,“他们那么厉害,怎么还问我们借武器?”



  “你在说什么胡话”



  多费罗老爹在达维德的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你这么厉害怎么不自己生个孩子?非要缠着村子里的小哒莎做什么?”



  这话一说出口,达维德的脸颊立刻变的通红,其余人也立刻发出了善意的哄笑。



  “小伙子们,听我说一句。”



  多费罗放下他的饭盒说道,“那些红军士兵是为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好,他们不想你们涉险,这是在保护你们,我倒是不觉得是看不起大家。”



  “老爹,你的意思是我们就.”



  “当然不是”多费罗老爹不等叶列梅说完便摆摆手,“还是让维尼亚来做决定吧。”



  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维尼亚沉吟片刻后说道,“我们一共也只有这么多人,我们的优势是我们的反坦克枪。



  换句话说,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德国佬的坦克和装甲车。说起这个,多费罗老爹,那支枪修好了吗?”



  “问问维克多吧”多费罗点上颗烟说道,“那支枪我交给他来维修了。”



  “刚刚修好,还没来得及试射。”刚刚一直在琢磨“他们”是谁的卫燃连忙答道。



  闻言,萨沙立刻将卫燃刚刚修好的反坦克枪抱到了树桩上,一番检查之后说道,“看起来很结实,维克多,你的手艺不比老爹差了。”



  说完,萨沙当仁不让的将这支反坦克枪放在了自己的脚边,“它归我用了,该轮到我了。”



  “你还需要一个副射手”同样失去搭档的叶列梅开口说道,“我也需要一个副射手。”



  “我们可没有那么多人”



  维尼亚用手里的餐勺轻轻敲了敲饭盒,“即便算上多费罗老爹,我们一共也只有8个人,但是多费罗老爹要留下来,如果可以,我希望维克多也留”



  “有多费罗老爹一个人留下来就够了”卫燃开口说道,“我和你们一起上战场吧”。



  “让他去吧”



  多费罗老爹见维尼亚政委陷入了犹豫,开口帮着做出了决定,“我也可以上战场,虽然我帮不上你们,但至少可以赶着骡子接应你们。”



  “他们还需要一支反坦克枪”维尼亚突兀的换了个话题,“另外还需要足够多的机枪弹链。”



  “他们怎么什么都要?”弗拉斯不满的说道。



  “你的话怎么那么多?”



  多费罗没好气的也给他的后脑勺赏了一巴掌,“他们才逃进森林里多久?我们支援他们武器不是很正常的吗?你就算把你的老二算上能用几只枪?那些武器难道留着给你的孙子打猎用吗?”



  这一番嘲讽成功的让弗拉斯闭上了嘴巴,多费罗不容置疑的说道,“维尼亚,具体说说他们到底需要多少武器吧?”



  “他们现在用的都是莫辛纳甘步枪,但是子弹已经在之前的战斗里消耗的差不多了。”



  维尼亚说着,从怀里摸出个小本子翻开说道,“他们有”



  “维尼亚政委”卫燃打断了对方即将说出口的话,“我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维尼亚开口问道。



  “他们到底是谁?”卫燃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不知道?”



  维尼亚拍了拍脑门儿,“我想起来了,你确实不知道,上次塔拉斯排长来这里的时候你并不在这里。”



  说完,维尼亚毫无保留的解释道,“拉塔斯排长他们来自第50集团军,是在之前的战斗中为了执行断后任务和主力失散的,现在他们就隐藏在森林另一头的那座废弃的云母矿洞附近。”



  “他们有多少人?”卫燃追问道。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维尼亚晃了晃手里的记事本说道,“昨天晚上和他们见面的时候,塔拉斯排长说,他们现在总共有26名战士了,不久前他们还俘虏了一个德国的通讯兵小队,从他们手里抢了不少东西,最重要的是,他们抢到了一部电台。”



  “这有什么用?”萨沙茫然的问道。



  “塔拉斯排长说,他们的队伍里有一名士兵的德语非常好,以前是专门负责审讯俘虏的翻译。”



  维尼亚政委笑着解释道,“他们问出了德国佬的通讯频道,正准备用那部电台设下圈套,伏击一直在森林里围堵我们的那些法吸丝呢。



  不过,现在他们只有抢到的两挺机枪和一支冲锋枪可以用,所有的子弹加一起都不到两百发。”



  说到这里,维尼亚在众人的脸上看了一圈最终说道,“塔拉斯排长想问我们借20支冲锋枪和足够多的子弹、手榴弹,另外还需要一支反坦克枪和足够多的德国机枪弹链。”



  不等众人说些什么,维尼亚又说道,“他保证,等他们完成这次伏击之后,不但把这些武器都还给我们,而且还会额外送我们些东西。”



  “我们一共只有八个人”



  多费罗说话间已经站起身,“我们弄来的那些武器本来就是准备提供给周围其他的游击队用来反抗那些法吸丝的不是吗?



  都过来吧!我们数一数还有多少武器和弹药,尽量给塔拉斯排长凑齐他们需要的武器。”



  显然,多费罗老爹的话还是比较有分量的,围坐在树桩周围的小伙子们立刻站起身,跟着老爹走到了树冠下的那个小窝棚里,将昨天才连夜搬过来的那些武器又一样样的搬了出来。



  然而,这一番清点,除了萨沙等人各自用的冲锋枪,他们这段时间缴获的冲锋枪加一起也仅仅只有16支,而且其中四支还被机枪打坏了,乐观估计也就能用坏掉的零件再拼凑出两支出来。



  虽然冲锋枪不多,但是他们缴获的子弹倒是有满满一大箱子,手枪也有个六七支。



  至于机枪子弹,零零散散也有个三四百发的样子,手榴弹更是有满满两箱子大概40颗。



  这些用同伴生命换来的东西大家虽然有些不舍,但也还算痛快的决定借给那位塔拉斯排长。可轮到反坦克枪的时候,这些小伙子们却开始了推诿。



  “把萨沙那支借给他们吧”



  阿廖沙抱着他之前用的那支西蒙诺夫反坦克枪最先说道,“我这支枪是当初我们用那么多东西换来的,它虽然动不动就卡壳,但它的射速是最快的,没有它我们以后还怎么埋伏德国人的坦克?所以把萨沙那支给他们吧,那支本来就坏了,就算.”



  “我的爸爸,还有我的两个哥哥,还有伊万大叔和马克大哥,他们都用这支枪战斗过,这支枪也是我爸爸和我哥哥从战场上冒险捡回来的。”



  萨沙指着枪管上那七颗星星说道,“在捡回来的时候,就有人在上面画了两颗星了,政委说那证明击毁了两辆坦克装甲车。



  后来我爸爸他们用这支枪也打坏了两辆德国坦克,还打坏了三辆卡车呢。昨天的战斗里,我和谢尔盖还用他打坏了一辆坦克。”



  不等其余人开口,萨沙又继续说道,“他们都死了,我还准备用这支枪继续战斗呢。我我们就不能不把反坦克枪借给他们吗?”



  闻言,现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他们是在去和法吸丝战斗,不是去公共浴室里抢最热的水龙头1



  多费罗老爹冷哼了一声说道,“既然你们不愿意,就把燃烧瓶送给他们好了,让他们靠生命冲到坦克前面把燃烧瓶丢出去吧1



  闻言,现场再次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叶列梅开口说道,“把我和瓦维拉用的反坦克枪借给他们吧,瓦维拉已经牺牲了,萨沙也需要一个副射手,把这支枪借给他们,我和萨沙组成一队。”



  “还是把我们的借给他们吧”



  达维德说这话的时候看向了他的搭档阿廖沙,“要借就借最好的给他们,而且政委不是说,那些混蛋还会把武器还给我们吗?阿廖沙,把我们的借给他们吧,然后你去和萨沙一组,我和叶列梅一组怎么样?”



  见所有人都看向自己,阿廖沙咬咬牙,不情不愿的将紧紧抱着的那支反坦克枪放在了那个充当圆桌的粗大树桩上。



  见状,维尼亚政委笑了笑,将当初卫燃包里那个装满了反坦克枪子弹的德军饭盒也放在了树桩上。



  “老爹,还有维克多,趁着还有时间,你们试试能不能用那几支坏掉的冲锋枪再拼凑出来两把武器吧。”



  维尼亚开口说道,“等天黑之后,我们把尽量多的武器弹药都送过去。”



  “维克多,和我来吧。”多费罗朝着卫燃摆摆手,“让我看看你的手艺有长进没有。”



  (本章完)

 

(https://www.bxwx321.com/novel/h1oA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321.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xwx321.com/